“站在自己热爱的世界里闪闪发光”——记湖南摔跤名将周倩

“站在自己热爱的世界里闪闪发光”——记湖南摔跤名将周倩

8月2日晚,当32岁的湖南摔跤名将周倩夺得东京奥运会摔跤女子自由式76公斤级铜牌,汨罗市川山坪镇燕塘村沸腾了。周倩的父亲周祖伟手捧鲜花,眼含热泪,和家乡父老一起呼喊着周倩的名字:“女儿你早点回家,老爸给你做好吃的!”

这是中国代表团在东京奥运会摔跤项目上收获的第二枚铜牌,也是岳阳市体育史上的首枚奥运奖牌。

7月30日下午,记者拜访周倩老家。一栋房屋的外墙上,一幅摔跤运动的壁画栩栩如生,奥林匹克格言格外醒目。

周倩的母亲潘雪军回忆起女儿的小时候,眼角满是慈爱:“周倩生下来就是个5公斤多的胖娃娃,从小个子长得快,调皮好动,喜欢跟小朋友打打闹闹。”

在高坊中学念初中时,体育老师龙婷见周倩长得高,就带她进篮球队打中锋。“那时,周倩去汨罗比赛,一次需要一两百元钱。她爸爸开拖拉机赚钱,我在家里干农活。周倩很懂事,即便只剩下50元,她也会带回来交给我。”潘雪军说。

以体育特长生被特招到汨罗市第二中学后,周倩寄宿住校,每月600元的伙食费让并不富裕的家庭有些吃紧。“为了让孩子吃得好些,我们夫妻就去长沙打工。”周祖伟一边摇着蒲扇,一边说。

2005年暑假前夕,周倩突然给父母打来电话:“爸妈,这个暑假我不能回来帮你们下田‘双抢’,我要去岳阳训练。”

当年,为了替岳阳市第四届城市运动会输送女子摔跤运动员,岳阳市体育学校摔跤教练武小平来到汨罗市二中“选苗”。经过田径、篮球、手臂力量等一系列测试后,他发现周倩“骨骼粗、反应快、桩子稳,有着不错的协调性和爆发力”,便将她招进岳阳市体校。

摔跤运动员训练很苦,容易受伤。“别人说,女孩子摔什么跤,就该秀秀气气。但周倩爽朗大方,才不管别人怎么说。”武小平说。

“当时体校条件较差,我就带孩子们在家里打地铺。”武小平回忆,有一次训练后,周倩十分疲倦,一回到家直接躺倒睡着了。武小平的妻子心疼地说:“这孩子,澡也没洗就睡着了。”周倩在训练中的狠劲、斗志,都被武小平看在眼里。

凭着较好的运动天赋与训练基础,仅受训1个多月的周倩在比赛中,打败一名在省体校受训2年的运动员,夺得58公斤级女子摔跤冠军。一战成名的周倩,由此进入省体院深造。

选择了远方,便只能风雨兼程。此后的15年,周倩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,家里年夜饭桌上给她留的碗筷,总是空着的。

2017年9月6日,周倩在第十三届全运会摔跤女子自由式75公斤级决赛中,为岳阳夺得首枚全运会金牌;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,她又以绝对优势夺得岳阳首枚亚运会金牌。

“周倩很争气,出去就有成绩,没有空手回来的。”潘雪军又骄傲又心疼,“孩子也懂事,从来报喜不报忧。”

2019年,周倩右膝盖内侧韧带拉伤。直到术后两个多月回到家中,潘雪军看到周倩膝盖上的伤疤才知道。

5年前,周倩与里约奥运会失之交臂。父母担心女儿,却接到周倩的电话劝他们放宽心:“我从哪里跌倒,就从哪里爬起来!”

当斗志满满的周倩得知东京奥运会推迟一年时,考虑到自己年龄偏大,非常沮丧,但很快换了个方式思考:“延期让我又多了一些时间准备。”果然,心态的调整让周倩的训练更上一层楼。

周倩深知,摔跤就要不畏强敌、迎难而上。职业生涯中超长“待机”的她,格外珍惜这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参加奥运会的机会。

2019年12月13日,观看电影《摔跤吧!爸爸》后,周倩深感共鸣,她在微信朋友圈写道:“个人的梦想,只有和国家民族融在一起,才能迸发出惊人的力量!”而这,也是她一直以来的信念。

15年芳华,从小山村走上奥运赛场,这个爱笑的大个子姑娘真的像她说的那样,“稳稳踩住了机会的后脚跟,并把它按在了地上”,她真的“站在自己热爱的世界里,闪闪发光”。

“家里在二楼给周倩留了两间主卧,等她回来以后可以好好休息。”“希望她早日找个男朋友,找到自己的幸福……”


世界头号女单王仪涵不敌蒂娜鲍恩无缘大师赛

世界头号女单王仪涵18日在中国羽毛球大师赛女单半决赛中0:2不敌丹麦名将蒂娜·鲍恩,无缘决赛。

赛后,王仪涵称自己觉得目前水平相对比较低,还需要在场上的灵活性和力量等方面继续提高。她说自己还不知道是否会落选亚运会,如果不能去那说明自己还有很多不足。

在这场较量中,鲍恩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,牢牢压制住王仪涵,王仪涵也承认这场比赛被对手压制:“她身材高大,也更希望在前几拍压制住我,发挥她快速的特点,第二局我18:17领先的时候连续出现两次不该有的失误,那算是比赛的转折点。”

王仪涵首局一直落后,16:21先输一局,第二局开始王仪涵一度领先,但在关键时刻还是以19:21败下阵来。鲍恩则认为王仪涵可能还是压力较大,不过运动员状态有点起伏很正常。

王仪涵坦言,自己虽然排名依旧是世界第一,但现在觉得水平相对比较低,因此在比赛中已经放低自己,多拼对手。她说:“之前确实有更多压力,但世界第一现在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太大的压力了。”

王仪涵一段时间以来一直状态不佳,在世锦赛上也早早出局,她说,目前自己仍在调整阶段,这需要一定时间,她会努力缩短这一时间。

她说:“我不是打技术的,别人的打法未必适合我,我现在在场上的灵活性不够,而我需要在场上有跑动能力来发挥自己的进攻。力量训练、场上灵活性、步法这些方面对我来说很重要,这样才能发挥出我的进攻优势。如果没有这些我可能连击球点都够不到。”(记者王恒志 王光宇)

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

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联系方式:0471–4811341、4811342、4811343。